必威手机版_必威app手机下载版[官网]

您的位置:必威手机版 > 必威app手机下载版 > 任清的境界,名家品评选辑

任清的境界,名家品评选辑

发布时间:2020-01-01 16:04编辑:必威app手机下载版浏览(152)

      作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生人,任清和大多数青年画家一样,接受过高等艺术院校的正规教育,他的中国画也吸收过西画的因素,不过已经浑化无迹,体现出地道的中国气派和传统功力。不过就任清而言,其最为可贵之处在于并没有受到肇端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形形色色美术思潮的影响,更于心性浮躁急功近利之徒无缘,弄潮儿那样标新立异,所以在任清的作品中我们看不到怪力乱神的影子,任清走的是一条扎扎实实继承传统的路数,而且书画并举,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准,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任清初以花鸟画名世,工写皆工,传统型的作品意在恽寿平、陈白阳、李复堂等人之间,探索型的作品得青藤之恣肆而笔墨意味益为丰富,吴昌硕之酣畅而愈发含和蕴藉,尤其将情感律动的诉诸于水墨色彩的丰富变化中,饱满而又不失空灵,气象清虚雅驯,秀出凡俗。负笈京华攻读陈平先生的研究生之后,又在山水画上投注了相当的精力,由于书画兼修和文化素养的因素,其山水画起点颇高,入手即一超直入。  最近笔者读了其一批山水写生稿,试就这批作品,略说一点对任清山水画的粗浅认识。关于中国画的写生问题,历来存在争议,是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古典美学原则与前人的笔墨语言结合起来,还是放弃临摹得来的的方法,以科学的方法表现对象真实性和丰富性,前者强调笔墨和形式的美,偏重于精神性,后者着意于掌握自然规律,对景落墨,将写生的创作视作一体。很显然,任清似乎偏向后一种方式,但是中国画的诗性传统决定了对景写生不是客观物象的简单摹写和再现,一要有笔墨功力作为保障,二要善于对写生对象进行整合和提炼,三是做到心神与物象的相融为一。  任清书法功力很深,深得晚明人的意趣,所以他的山水写生一如他花鸟画笔墨富有书写性的特质,这是很多人终生难以梦见的境界。在这批写生稿中,尽管取材殊异,表现手段灵活多姿,勾勒、皴擦、点染,墨色浓淡焦润交织互见,种种不同,但写意贯穿其中,高质量的笔道沉实,郁勃顿挫,赋予画面鲜活的韵律和节奏,且使得气象、格调有着内在的一致性。  写生既然可视为一种创作,画面是一个有机整体,提炼、整合、取舍,甚至夸张、对照、想象、跳脱等修辞手段是必不可少的,从而构成画面的章法美。任清深谙此理,所以每幅写生稿都是一个完整创作,传统艺术法则中的观察方法以及一系列构成上的美学法则,远近,开合,聚散,轻重,虚实一寓于中。  精神和语言的同步,也是任清努力追求的目标。奇险旖美的雁荡山水、灵秀幽静的九华胜境、热烈葱郁的版纳风情,在任清笔下都弥漫着浓浓的情思,散发出诱人的魅力。画家将对生活的热爱浸透于画面,创造出安宁淡泊,可居可游的理想境地。  任清的艺术境界印证了一个道理,就是中国传统笔墨还有着无限拓展的广阔空间。走精神升华和语言锤炼的双修之路是中国画家取得大成的不二法门。

      任清是个学者型的画家,做学问踏踏实实,不张扬,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画如其人,字如其人。因为他在加强各方面的修养,比如诗词、书法、篆刻,都有全面发展,而且比较用心。像他这样修养全面的画家,致力于走传统,而且用传统出新,从这个方面来说,更是难得。如果这样走下去,将会非常有成绩。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陈平教授  任清在青少年时代已经卓出地展示绘画才智,而立之年以后更是广纳信息,展扩视野,进一步浸淫传统绘画谛奥,谐适艺术创新精魂,在研思与创作之中始终使自己的花鸟画作洋溢着当代审美气质和融合意识。同时又心有旁骛,展开山水画作的研习创作。在此期间,他首先把握写意国画所谓写生之要义,深切地思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大道至理,对于自然物象观之于目,感之于心,融之于情,行诸笔墨。正如唐诗所吟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深蕴在内心的传统潜意识使他的画作便与古人始终保持着审美精神上的一脉相承。山东省书协原副主席王颜山  任清在借鉴传统、发展传统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履,他紧贴时代与生活,使笔墨技法与时代精神、生活气息成为一体,并综合其他画种的手段与方法,增强了他花鸟画的艺术魅力与精神含量,因而使作品的内涵外延,审美价值都远远超越了传统花鸟画形式本身。特别是其贴近时代、贴近生活,所产生的鲜活性与美感魅力,有着很强的感染力。可以看到他面对花鸟画走向未来这一课题的科学态度与自信精神。《中国美术》主编美术评论家徐恩存  任清对作品的语言规范和图像结构所作的有效修正,旨在寻求对当代艺术语言问题的探索和求证寻求笔墨排列所生成的现代感,同时仍发挥花鸟画的用笔特点书法笔意。显然,在他的花鸟世界里体味到一种朴实无华却又傲然存在的精神力量,因此在这闲适的文人情趣背后却有着画家深沉的生命体验,画面已然成为画家的精神栖息地。《今日中国美术大展》学术评论委员会  最近笔者读了任清一批山水写生稿,试就这批作品,略说一点对其山水画的粗浅认识。关于中国画的写生问题,历来存在争议,是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古典美学原则与前人的笔墨语言结合起来,还是放弃临摹得来的的方法,以科学的方法表现对象真实性和丰富性,前者强调笔墨和形式的美,偏重于精神性,后者着意于掌握自然规律,对景落墨,将写生的创作视作一体。很显然,任清似乎偏向后一种方式,但是中国画的诗性传统决定了对景写生不是客观物象的简单摹写和再现,一要有笔墨功力作为保障,二要善于对写生对象进行整合和提炼,三是做到心神与物象的相融为一。书法家、书画评论人杜志宇  古人说师法自然不是带着一无是处的心去师法,是去感受自然万物、山河大地的生命律动。所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最高境界是看山还是山看水仍旧是水。任清的山水画营造一种可望、可行、可游、可居之境,几乎在巍峨中总要添上一座亭子或者几间茅屋,或者孤独的山间行旅,所以他的山水就有了他自己的心灵空间,人间的烟火味道。他的山水有对高远、平远、深远方法的巧妙应用,信手勾皴点染,林泉丘壑、云树房屋都自然生动。这些都暗含着一个成熟画家的追求,在对自然的观照中水到渠成地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和风格。文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天津大学副教授马知遥

    本文由必威手机版发布于必威app手机下载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任清的境界,名家品评选辑

    关键词: